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肮脏的更衣室
肮脏的更衣室

肮脏的更衣室

在逛校园的过程中,雨宫京香一边和陈修一起走着,一边闲谈。杏吧首发

  \“对了,陈修老师,你是从哪所大学毕业的?\”雨宫京香美目之中闪烁着好奇的光彩,问着陈修。

  \“东京大学。\”

  \“东大毕业生? !\”

  雨宫京香听到陈修的回话,立马停下脚步,她回过头震撼的看了看陈修,这才自嘲的苦笑道:\“虽然我也有过以后报考东大的想法,不过以我的水平就算从现在加倍努力,以后绝对也考不上东大的。\”

  \“其实东大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难考。\”陈修笑着安慰道:\“雨宫同学,我告诉你一个真理,只要你愿意去努力,什么事不难的。中国有一句谚语,叫做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就好像你虽然有受虐倾向,但是只要老师肯想办法,我们一起积极面对,就一定会搞定的。\”

  “嗯!”雨宫京香用力点点头,又问道:\“那个,陈修老师,你是从东京大学什么专业毕业的?\”\“医学部。\”

  雨宫京香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她目光诡异的打量着陈修,仿佛在看着外星人一样,陈修见状不解的反问道:\“诶?有什么问题吗?\”\“东大医学部每年只招收一百个学生的吧?其实我觉得能进东大医学部的人都是外星人,而且东大医学部毕业的精英竟然跑来当女子高中的保健老师,这种事情说出去都没人会相信的啊。\”

  雨宫京香面色有点古怪的说完,又恍然大悟的拍手道:\“也难怪刚才陈修老师你以为我身体有病,觉得能治好我的问题呢。\”

  \“其实我本来打算回国的。\”陈修耸肩解释道:\“但我表姐不让我走,最终我也没办法,只能来这个学校当个保健老师了,不过如果我想长期留在曰本,那肯定去大医院当医生的。\”随后雨宫京香带着陈修逛着樱水女子私立高中,他们去了体肓馆、操场、保健室等等地方,最后来到了游泳馆。

  樱水女子私立高中不愧是比较出名的私立高中,在这里的学生大部分家境都还不错,所以学校设施也都非常高级,而且各类设施都会定时养护,所以即便是没有人的周末,体育馆等地方的设施也都显得非常干净。

  走进游泳馆,首先是更衣室。更衣室分男女,这点让陈修非常不解,不是女校么,为什么会有男更衣室?雨宫京香听到之后笑着对陈修说:“是这样的陈修老师,最早这所学校并不是完全的女校,是后来才改成的女校。所以才会有两个更衣室。”

  “嗯?那改为女校之后,不是应该把男更衣室取消了吗?”陈修疑惑道。

  “是这样的,本来是打算完全取消掉。但是理事长有时候也希望能来游泳,所以还是保留了,但是据说被改造的比较小,远远没有女更衣室大。”雨宫京香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理事长那个老色狼肯定是想着观摩女学生青春靓丽的肉体吧,不过就他那样子,能不能承受的了还是一回事,别不小心把自己给弄的失血过多而死就麻烦了,陈修不怀好意地想着。

  解开疑惑之后,从哪里进去倒是让陈修和雨宫京香有些尴尬,当然主要是雨宫京香了。虽然说没有人,但根深蒂固的观念让两人还有些纠结,特别是雨宫京香,结结巴巴的说着“那个……那个……”但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还是陈修大手一挥说:“反正也没人,就从男更衣室走吧,雨宫同学刚才也说过,是还从来没来过男更衣室吧。”

  雨宫京香红着脸低低的应了一声,就乖巧地跟在陈修后面走进了男更衣室。

  而陈修实际上想的是,既然没有人,走女更衣室完全没有什么意义嘛。如果说平时女生在这里游泳换衣服时,倒是可以从这里走一走。

  进了男更衣室之后,陈修发现这里的设施倒是非常好,比东大的游泳馆来说,虽然规模小了一点,但精致程度完全不输,而且保养的也是非常好,这方面反而更胜一筹。

  陈修正要往前走,忽然发现身边的雨宫京香不见了,奇怪的回头一看,原来雨宫京香不知道什么时候加紧双腿,满脸通红的坐在长凳上,两手扭捏着,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不会是又发病了吧?”陈修心里想着,走过去关切地问道:“雨宫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陈……陈修老师,我,我可能又发病了,身体好……好热……,好想被打……不知道是不是在男更衣室里的原因……”雨宫京香结结巴巴地说着,脸色已经红到不行,像是熟透的苹果,让人看到就想咬一口。说完话,雨宫京香就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和陈修对视。

  陈修也是扶额无奈,似乎开发过一次之后,这美少女高中生的病情反而越来越严重了啊。看来,要加强一点治疗的力度才行了。

  陈修摩挲着下巴,沉吟了一下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么雨宫同学,我作为保健老师,向你提出一些治疗建议,你看看是否接受。”

  雨宫京香抬起头来,用力点了点头,说道:“陈修老师请说,之前老师的建议就非常好呢,弄的京香非常舒服。”

  陈修应了一声,继续说道:“我觉得既然发病了,就要立即治疗,而且既然这里有可能引起你发病,那么就地治疗是非常重要的,你要克服这一点才行,让这里和类似的地方以后都不会再引起你的发病。”

  雨宫京香双手合拢放在胸前,站起来对陈修深深鞠躬,说道:“那就拜托陈修老师了!”

  说完,雨宫京香就自觉地俯身趴在长凳上,自觉地掀起裙子,把内裤脱下来。纯白色的内裤上还有着不少湿痕和水迹,染的内裤有些透明。

  脱下来之后,雨宫京香低声说道:“请陈修老师开始吧!”

  陈修却自顾自摇摇头,说道:“不对,这样是不行的。”

  “啊?”雨宫京香有些奇怪,扭过头来看着陈修:“那应该怎么做?”

  陈修沉吟片刻,说道:“我觉得应该从两方面来入手。一方面要加大肉体力度,另一方面要加大心理治疗的力度。特别是心理方面的力度,非常重要,你习惯了更加羞耻的事情之后,只是想屁股挨打这种事情,就根本不会再对你造成困扰了。当然,肉体和心理上的治疗缺一不可,是相辅相成的。”

  雨宫京香崇拜的看着陈修:“老师说的很有道理,那需要京香怎么做呢?”

  陈修说道:“肉体上的加大力度,需要一些道具辅助,我现在暂时没有,这里也不太合适,以后我们可以再进行这方面的训练和治疗。所以我们先从心理上来入手吧,尽可能的羞耻一些,不知道雨宫同学能不能克服困难。”

  雨宫京香坚定的点点头:“绝对没有问题的!”

  陈修点头,说道:“那么,我们就开始吧。首先,请京香同学坐在长凳上,把内裤完全脱下来,挂在左腿大腿上。再把大腿完全分开,让雨宫同学的小穴完全暴露在老师面前,然后自慰,同时尽可能的说一些淫荡的话,越H越好,越色情越好。”

  说完,陈修又想了一下,似乎还觉得不够,于是拿出手机,调成摄影模式,对准雨宫京香开始拍摄起来。

  雨宫京香也是非常乖巧地照做了。她坐在长凳上,把两腿岔开到最大,几乎到了一百八十度,呈一个M型。那条湿漉漉的白色内裤就挂在右腿大腿接近膝盖的地方,内裤中间完全湿透的布料向陈修这个旁观者诉说着内裤的主人是一个非常淫荡的美少女高中生。

  在做完这些之后,雨宫京香就开始自慰。由于陈修拿手机录着,雨宫京香感觉到一种异样的羞耻,小穴也是很快再次湿润。食指和中指不断摩挲着阴核,雨宫京香嘴里也开始发出淫荡销魂的娇喘声。同时,中指偶尔向下滑动,到了穴口时便不自觉的向里面滑去,拿出来时也会发出轻微的滋滋声,那是和着黏稠淫液和肉壁穴口摩擦时发出的声音。

  当然,作为一个非常乖巧的学生,雨宫京香也并没有忘记陈修老师的要求,要在自慰的同时尽可能的说一些淫荡的话,越H越好,越色情越好。所以她在娇喘呻吟了一会儿之后,努力正视着陈修的眼睛,一瞬也不挪开,用软萌纯真的声音说道:“嗯……京香的小穴好痒,好想要陈修老师的大肉棒插进来止痒呀……”

  “京香现在正在学校游泳馆的男更衣室里,虽然穿着漂亮的校服,但是内裤已经被脱下来了,正在张开大腿把小穴完全暴露在陈修老师面前,并且自慰给陈修老师看呢……啊……真的是好害羞啊……京香的小穴更湿了呢……”

  “京香……京香得了一种怪病,想让陈修老师狠狠地打我,狠狠地虐待我,狠狠地肏我,用肉棒狠狠地干京香的小穴……”

  “嗯嗯……京香是个坏女孩,下午在学校教室里就主动勾引陈修老师插京香的小穴,现在还在男更衣室里自慰给老师看,真是不知廉耻……可是京香好喜欢陈修老师啊,请干我吧,用力的干我吧,哪怕把京香的小穴干坏了都没关系……”

  “哦……京香的奶子也开始发胀了,都怪陈修老师。今天下午揉的那么舒服,那么用力,现在一会儿不揉,就浑身难受,请老师快点一边干京香的小穴,一边揉京香的奶子吧!”

  ……

  这种情况下,陈修胯下早就举旗致敬了,不过他依然举着手机,一边录制,一边开口问道:“雨宫同学希望老师用什么干京香的小穴呢?”

  雨宫京香大声回答道:“用肉棒!京香要老师的大肉棒!”

  陈修又问道:“但是老师的肉棒现在还很干,如果硬插雨宫同学的小穴的话会比较痛,那应该怎么办呢?”

  雨宫京香继续大声回答道:“京香不怕痛!京香喜欢老师暴力的对待京香!”

  陈修用力一拍脑袋……他原来的想法是,按照这个剧情,雨宫京香应该回答口交或者乳交,或者用小嘴、奶子来服侍之类的话才对,结果差点忘了这个小丫头根本就是受虐狂体质,毫无前戏的暴肏对一般人来说是难以承受的痛苦,而对雨宫京香来说可能真的是痛并快乐着,并且还很爽。

  陈修想了一下,走到离雨宫京香最远的一个长凳上,也就是最靠近游泳室那个门的长凳上,然后坐下,朝雨宫京香招招手说道:“雨宫同学,那么现在进入第二阶段,请按照老师说的做。你现在趴在地上,四肢着地,慢慢地爬过来。然后爬到我面前之后,要跪在地上主动解开我的裤子,给我口交。当然,这个过程中,始终要看着镜头,至于说什么话,就不用我教了吧……哦对了,你爬过来的时候,既然要羞耻一些,那么衣服肯定是要脱掉的了。”

  雨宫京香一边自慰一边点点头说:“好的老师,京香明白了。”

  然后雨宫京香再次用力把手指在蜜穴中抽插了几下之后拿出来,带起了一大片半透明白色丝线缠在手指上,两腿放下,变成了鸭子坐的姿势。手指头慢慢含在嘴里,说道:“嗯……京香的花蜜好好吃,希望老师也能尝到。不过京香是绝对不能让老师主动过来的,那是对老师的不尊重,所以京香现在要过去找老师了。”

  说完,雨宫京香就按照陈修的说法,把自己的校服衣服裙子全部脱掉,胸罩也脱掉了扔在凳子上,内裤依然是挂在大腿上,然后就这么四肢着地,微微仰着头开始朝陈修慢慢爬过来。一边爬,还一边看着陈修说道:“京香已经把衣服全部脱光了,现在的样子应该很淫荡吧。京香这样子爬过去找陈修老师,也是出于对老师的尊重。并且这样老师一会儿肏京香的时候,就很方便了。”

  两句话的功夫,雨宫京香已经爬到了陈修的面前,直接爬到了陈修的两腿中间,脸部向前一倾就能触碰到那已经高高耸起的凶器。

  雨宫京香这时候用手轻轻拉开陈修的裤链,然后把内裤也扯开,陈修那硕大的肉棒一下子就仿佛刑满释放一样,直接弹出来,啪的一下就甩到了雨宫京香的脸上。雨宫京香脸色嫣红地舔了两下,用两只小手轻轻握住陈修的肉棒,然后抬起头娇羞地看着陈修手中的手机摄像头,说道:“京香现在已经爬到老师的面前了,并且抓住了老师的肉棒,真的好大,好热!”

  然后雨宫京香低下头,开始尝试把陈修的肉棒含进嘴里。可是她的嘴实在是太小,那种樱桃小嘴说的就是这样的。而且雨宫京香显然没有口交经验,在十分笨拙地把龟头含进去之后,又努力向前伸了一点,最终也只把半个肉棒吞了进去,还有一半留在外面。

  “唔……唔……”

  呜咽了两声,雨宫京香发现这样根本没法说话,只好恋恋不舍地吐出肉棒,然后一只手用手抓住陈修肉棒的根部上下套弄着,另一只手又伸到了自己的蜜穴处开始自慰。

  “嗯……陈修老师的肉棒实在太大,京香没有办法完全吃下去,只好用嘴吃一半,另一半只能用手来套弄了。另外,作为给老师的补偿,京香也会在给老师口交的同时进行自慰,这样会发出更淫荡的声音哦。”

  陈修从手机屏幕里看着,说内心一点不惊讶和兴奋是假的。原本纯洁的美少女高中生,自己稍加引导就变成了一个毫无节操的淫荡女学生,这种感觉真的是爽歪歪。不过,陈修也不会自大到以为随便几句话就能把一个女高中生忽悠成自己的性奴,雨宫京香主要还是自身有受虐倾向和极其敏感的体质,自己再加以引导,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时,陈修忽然发现,在雨宫京香爬来的路径上,地面仿佛多了一些湿痕,陈修嘴角翘起一个弧度,问道:“雨宫同学,请问你爬过来的路上,地面上怎么多了一些水渍啊,那些是什么?我记得这里地面是打扫得十分干净的,你这样可是会让打扫卫生的同学十分困扰的。”

  雨宫京香又舔了几下陈修的龟头,这才羞赧地回答道:“十分抱歉老师,刚才地上的那些水渍,是京香的淫水。因为爬过来之前按照老师的吩咐,在凳子上自慰了很久,京香的淫水实在是太多,因为被老师看着,所以流的根本停不下来,所以才把地面弄脏了。”

  陈修佯怒道:“嗯?这么说来,你认为你的淫水流了一地都是老师的责任了?”

  雨宫京香“啊”了一声,连忙摇头认错:“对不起陈修老师,这跟老师绝对没有任何关系,都是京香自己太淫荡,这才流了这么多水……”

  说着,雨宫京香顿了一下,然后又抬起头,满脸希冀地对陈修说道:“不过,陈修老师,京香的花蜜绝对很好吃呢,一点都不难闻,京香……京香希望老师能品尝一下……”

  陈修怒斥道:“真是不懂规矩!学生的淫水是可以主动要求让老师品尝的吗?只有老师主动提出来的时候才行,并且老师在提出这种要求的时候,雨宫同学你是绝对不能拒绝的!”

  雨宫京香立刻大声回答道:“是的!京香知道了!”

  陈修这才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肉棒,雨宫京香立刻乖巧的低下头去,把肉棒的前半截努力含进嘴里。然后用手不停地套弄着陈修的肉棒根部,嘴里鼻子里还不时发出稚嫩而引人犯罪的喘息声。

  “唔……唔……”

  “嗯,嗯,嗯……咕噜……”

  ……

  就在这时,男更衣室靠近游泳池的门居然毫无征兆地被打开了,并且是一下子瞬间被推开!

  陈修大吃一惊,如果在这个地方被其他男生看到这个场景,那可就麻烦了。他赶忙回过头去,想看看来人是谁,腰腹不自觉向前一挺,肉棒又生生往雨宫京香的嘴里插进了一小段,雨宫京香闷哼一声,赶忙吐出来,连连咳嗽。可抬头一看,立刻吓得咳嗽都停下来了。杏吧首发

  “春日柰子?”

  “柰子小姐?”

  陈修和雨宫京香同时惊诧出声。不同的是,陈修的声音里完全是惊讶的成分。因为看到是春日奈子,他就完全不害怕了。而雨宫京香则是害怕远多过惊讶。因为她知道,春日柰子是理事长的秘书,而且平日在学校里,春日奈子可以说就是理事长的代言人,她的权力非常之大,说话也非常管用。而自己现在这幅淫贱下流的样子却被看见了,如果这样的人物在理事长面前……甚至都不用和理事长说,只要和相关老师打个招呼,那么自己就根本没办法在这个学校呆下去了啊!恐怕直接就是劝退了!而且陈修老师,恐怕也没办法在这个学校呆下去了吧……雨宫京香完全吓呆了,光着身子坐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而陈修倒是镇定的很,瞥了一眼笑吟吟站在一旁的春日奈子,就回过头来对雨宫京香说道:“雨宫同学,不用担心,我会和柰子秘书好好谈谈的,你先回去吧。”

  虽然不知道陈修会怎么应对这样的局面,但出于对陈修的完全信任,雨宫京香也是迅速的穿好衣服,朝两人鞠了个躬,就赶快出了男更衣室。

  直到这时候,陈修才站起身来,转身面对着春日奈子。

  这时,春日奈子正穿着一身黑色制式泳衣,而且还是学生制式的,就是俗称的‘死库水’,紧包身体的泳衣把春日奈子的完美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显得十分诱惑。并且她浑身湿漉漉的,一看就是刚从泳池里出来,更显的肌肤雪白娇嫩,胸部十分坚挺,臀部也完全暴露出来,让人看了有一种想抓在手里使劲揉捏的冲动。而蜜穴出本来就狭窄的布片,不知道为什么几乎被束成了一条线,深深地嵌进那幽谷蜜穴之中,一丛黑色的毛发显得非常显眼。

  春日奈子看着陈修笑着说道:“陈修老师,这么快就已经把学校学生弄上手了,真是厉害呀,比理事长那个不中用的老头厉害多了呢,咯咯咯……”

  陈修冷着脸说道:“柰子小姐,没记错的话,我现在在的这里是男更衣室,不是女更衣室,你好像也是女生吧,怎么会跑到男更衣室来呢?”

  春日奈子媚眼如丝地看着陈修,娇笑着向陈修走近,那嵌进蜜穴的泳衣布料每走一步都会强烈地摩擦着春日奈子的小穴肉壁,导致春日奈子的笑声中带着淫荡的娇喘呻吟声。

  走到陈修面前时,春日奈子才停下,这才说道:“哦,是这样的陈修老师,你走之后,后来理事长又想干我,可是他实在力不从心,自己弄几下就射了,弄得我不上不下的,所以想来游泳池冷静一下,顺便看看能不能在男更衣室碰到什么可爱的男孩子学生之类的,就勾引一下。”

  陈修彻底无语了,他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什么烂借口,整个学校除了理事长就只有他一个男的,春日奈子肯定是之前就听到了,这才进来。

  不过看着面前这个绝美的女人,陈修心里的邪火一下子点燃了。本来嘛,下午在教室里干雨宫京香的时候,雨宫京香倒是自己泄身了,但是他还已然坚挺着没射精,正要继续干的时候,被神山乙女打断了。而来到游泳馆的男更衣室,正在调教雨宫京香的时候,居然又被春日奈子这个家伙给打扰了。陈修的肉棒现在是一柱擎天,他心里也是难受得紧。现在这么一个绝色美女就穿着泳装站在自己面前,哪还有不上的道理。

  陈修嘿嘿一笑,说:“既然这样,那就麻烦柰子小姐了。”

  “啊?”春日奈子听的一头雾水。

  陈修也不解释,直接一把抱住春日奈子,让她转了个身背对自己,然后粗暴地把嵌进蜜穴的泳衣布片给扯出来弄到一边,没想到入手湿滑一片,差点滑手。

  “妈的,骚货,肯定是刚才在门外听的时候就湿了吧。”陈修恶狠狠地说着,同时把春日奈子的上半身向前一推,屁股就自动翘了起来。然后他两下找准蜜穴位置,在洞口稍微研磨一下,一点湿润之后,就直接全根插了进去。

  春日奈子有些吃痛,大叫一声,眼泪汪汪地呜咽道:“呜呜……陈修老师,你……啊,你怎么这么粗暴……”

  陈修冷哼一声,一边用力抽插着春日柰子的蜜穴,一边说道:“哼,对付你这种贱人,就得粗暴一点。”

  春日奈子被干的呻吟不断,断断续续说着:“啊,啊……陈,陈修老师……,柰子刚才,刚才在门口都听到了……还在门口…嗯,嗯……自慰了一会儿,才,才故意把泳衣……哦,弄成,弄成这样的……”

  “柰子小姐,你就是欠肏。”陈修听着春日奈子说的话,肉棒又胀大了一圈,连带着肏干了百多下,速度反而越来越快。

  “柰子,刚才我和雨宫同学的事情,你可不能说出去,要不然雨宫同学以后就没法在学校呆了。”

  “陈修老师,你……哦, 哦,你还真是关心你的女学生啊……呜呜,好厉害,好爽……哦……关于你,嗯……陈修老师你的这部分,我当然可以,可以不说出去……不过,嗯,嗯,是那位雨宫同学的话,就得看……哦……看你的表现了……嘻嘻……啊,嗯,嗯……”

  陈修哪里听不出来春日奈子根本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只是单纯的想被自己干而已,于是嘿嘿一笑,也不答话,就加足马力更加快速的肏干。全根没入,全根抽出,时而在洞口研磨,时而直插子宫,弄的春日奈子娇喘不已,呻吟中带着哭腔。

  春日奈子现在双腿发软,浑身无力。她之前在办公室里被理事长那个老头弄的不上不下,浑身难受的很。要说之前没被陈修干过的时候也就罢了,只被理事长一个人肏过,自己回去之后也就只有自慰。可自从今天被陈修干过一次之后,自慰了半天根本没感觉,而且后来又在办公室被理事长干了几下,更加觉得完全没有滋味,满脑满心里想的都是陈修的肉棒插进自己湿漉漉淫荡蜜穴里的情形。

  前面来借着游泳稍微冷却一下之后,却听到男更衣室里有一些奇怪的声音。而显然不可能是理事长在这里,所以春日柰子一下就猜出了是陈修在这里,只是她没想到陈修这么快就把学校的女学生给弄上手了,还让那女学生脱光衣服给陈修口交,那女学生看起来长相身材还都相当不错,估计已经被陈修干过了。

  这点春日柰子倒是能够理解,被陈修干过之后,的确很容易上瘾,总是想着什么时候还能再被陈修肏干,那种滋味实在是抓心的很。所以春日奈子也顾不得打扰陈修的好事,在门口把泳衣束成一条嵌进蜜穴之后就开始自慰,到足够湿润之后才推门进来,为的就是陈修能够一下子毫无阻碍的插进来,狠狠地肏干自己。

  “啊……干死我了,要死了……啊……”

  春日奈子的叫声中夹杂着欢愉和解脱还有一点点痛苦,她欢愉并快乐着,终于得偿所愿,把自己从过去一两年的饥渴自慰中解脱出来,而痛苦的是,不同于之前在办公室里,陈修现在对她是相当的粗暴,就和他嘴上说的一样,要更加粗暴一点。

  “不行了,不行了……修君,饶了我吧……啊啊……”

  学校游泳馆男更衣室里,一个身材样貌绝好的美女,正穿着一身黑色连体泳衣,站在地上,微微弯着腰翘着屁股,两手被身后的男人粗暴的抓住,浑身正剧烈的颤抖。一根巨大粗壮的肉棒在滑腻粉嫩的小穴里不停的快速进进出出,使得被肏干的美女不停的呻吟、娇喘,身子也有慢慢更弓下去的趋势。

  春日奈子现在总算知道了什么叫自作自受。这里和在理事长办公室不一样,不但陈修更加粗暴,而且更重要的是,在理事长办公室里,她是趴在宽大的办公桌上被陈修干的,即便是后来浑身酥软,也可以趴在桌上休息,尽情享受陈修的大力猛肏,但现在不同。现在她完全没有着力点,整个身体完全只依靠陈修的两只手一根肉棒支撑。

  春日柰子现在浑身发软,特别是两腿,已经几乎完全没有力气,几乎要到了站不住的程度。她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声音也变得更加糯软,一开口就完全变成了哀求:“修君,修君……哦,修君,你好厉害……柰子要不行了啊……站不住了……要倒了……要来了……哦,哦……”

  眼见春日奈子的秀发已经完全凌乱,说的话也有些语无伦次,陈修嘿嘿一笑,反而更加加快了频率。眼前春日奈子十几分钟就被干的求饶,也是在他的预料之内的。他开始松开一只手,只是用一只手握住柰子的纤腰,另一只手开始配合肉棒的攻击,轻轻在柰子的阴蒂上轻轻揉捻。

  这个姿势,是他和表姐开发出来的,就算是已经习惯了陈修肏干的长谷川真橙,每次在用这个姿势时,也是很快就要缴械投降。因为身体完全没有支撑点,只能靠着陈修的力道来支撑,浑身酥软的感觉会更加强烈,更加刺激着阴道肉壁的收缩和感知。而当时在图书馆和表姐的大战,就是用的这个姿势。再加上图书馆的氛围环境刺激,长谷川真橙才泄的不成样子,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春日奈子失去了陈修双手的支撑,一下子就软了下去,幸好还有陈修一手搂住腰,一手在阴蒂上揉搓,给了她一点缓冲的机会。不过这样一来,她本来就敏感的身体更加不堪,淫液如同自来水一样流个不停,每一次肉棒的进出都会带出大量的淫水,扑哧扑哧的声音让整个更衣室的氛围显得更加淫靡。

  春日柰子双手用力揉搓着自己丰满的胸部,一方面是身体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是在用力支撑着自己不倒下去。

  “哼……修君,修君……嗯……啊!……”

  “柰子要啊,修君……啊啊啊啊……好舒服,好爽,啊……前往不要停下来啊修君!啊……”

  春日奈子被干的完全失去了理智,她长发凌乱不堪,放声大叫,求陈修肏干,声音甜美但极为销魂放荡。

  忽然间,春日奈子大叫一声,身体就像一座石雕一样忽然僵住了,她两个手把自己的一对白皙丰满的大奶抓出了两个红红的爪印,屁股更加翘挺,还在隐隐的抽动。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就像有一阵电流在身体里到处乱窜。特别是阴道的肉壁,收缩的更加厉害,把陈修的肉棒死死夹住,动也不能动。

  在肉壁剧烈收缩之后,春日柰子的花心猛然喷薄出大量阴精,猛烈地冲击着陈修的龟头。

  陈修今天下午也是几经波折,每次都没能得到释放。刚刚用两人都是完全没有支撑的姿势狂插猛干了春日柰子十几分钟,陈修也已经有了要爆发的感觉。现在被滚烫的阴精一浇龟头,哪里还忍得住。

  陈修低吼一声,用力的摆着腰臀,极速的做着最后的冲刺。耻骨与肉的碰撞释放出淫靡的“啪啪啪”的声音,这声音和春日奈子那欢愉而又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结合,仿佛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交响乐,在这男更衣室里回荡。

  陈修剧烈的喘着粗气,在最后的冲刺之后,肉棒剧烈的搏动几下,精关一开,积累的精液直接喷涌而出,直接射进了春日奈子的花心。

  春日柰子只感觉一股灼热的精液冲进了自己的子宫,并且源源不断的注入,一开始是滚烫,然后是温热的感觉,让她浑身颤抖了几下。并且陈修的肉棒还在继续搏动,每次搏动,都会再次引起春日奈子阴道肉壁的收缩,让两人都达到了高潮。

  高潮之后是剧烈的喘息,春日奈子浑身一软,就要软倒在地,陈修一把把她抱起来,架到自己腰上,在旁边的长凳坐下,让春日奈子坐在自己腿上。当然,应该算是观音坐莲的姿势,毕竟陈修的肉棒也并没有完全软掉,还是坚定地插在春日奈子的蜜穴里不肯出来。

  “嗯……修君,你真的好厉害呢……射的好多,我感觉到子宫都要被修君你灌满了……”春日柰子无力地趴在陈修怀里,抱着陈修,抚摸着陈修宽厚的背部。

  陈修捏了捏春日奈子的屁股,笑着说道:“能不多么,下午给雨宫同学破了处,但是还差点意思没射,本来要再来一炮,结果被你打断了。这三番两次的刺激,精液早就堵在门口,就等着发射炮弹了。”

  “修君真是不老实呢,还没正式上班,就先把学校理事长的秘书和一个女学生给干了。这要是传出去,修君估计会摊上大麻烦呢。”春日奈子咯咯笑着,这一笑,浑身抖动,两个大奶在陈修面前上下颤抖,让陈修看的口干舌燥。

  他用力一挺小腹,肉棒在满是精液和阴精、淫液混合蜜穴里鼓动,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弄的春日奈子又是一阵娇喘。

  “嗯……讨厌……”

  陈修笑着问春日奈子:“所以,柰子是不会说出去的吧,关于这件事。”杏吧首发

  春日奈子给了陈修一个媚眼,配上现在嫣红的脸色,倒是显得格外娇美:“当然不会了,修君这么厉害,我可不想修君马上就被学校开除。虽然理事长肯定是向着你的……哼,你们男人都是穿一条裤子的色狼……但是闹大了,也是没有办法的。”

  “嘿嘿,我这头狼可比理事长凶猛多了……”

  陈修又调笑了春日奈子几句,待她恢复力气了,就准备站起身来回家。可两人一分开,肉棒从春日奈子湿哒哒的蜜穴里滑了出来,带出一大片的乳白色液体,弄的地上一大滩水迹。

  春日柰子乖巧地蹲下,把陈修的肉棒含进嘴里做清洁,她用柔软的舌头吮吸舔弄着肉棒,顺便又来了几次深喉,在确认完全清洁干净之后,这才轻轻吐出来。然后,春日奈子细心地帮陈修整理好衣服仪表,这才开始给自己换衣服。

  完全整理好仪表之后,春日奈子这才和陈修一起走出游泳馆。一出游泳馆,她又恢复了平时在学校里的那副样子,神情高冷,微微带一点高高在上的样子,这是权力赋予她的自信,和在被陈修干的时候的模样完全不同。